今年12月16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浙江烏鎮「第二屆世界互聯網大會」開幕致詞上提出「建構網際網路治理體系」主張,獲得在場網路公司鉅子支持,同時也引起國際媒體熱議。雖然,去年7月習近平就曾在巴西國會演講提過「網際網路治理體系」的概念,不過隨著全球「反恐情勢」增溫,網路成為伊斯蘭國重要聯繫與宣傳媒介的情形下,「網路治理」的「中國方案」更加受到國際注目。

今年9月習近平訪美,「歐習會」雙方曾就網路安全問題協商,然而中國一再提出尊重「中國擁有網路主權」的概念,美方堅持反對。美國政府尤其反對中國計畫於明年1月正式實施的「反恐怖主義法」。因為該法第十八條明文規定,「電信業者、互聯網供應商應為中國公安機關、國安機關提供技術街口和解密技術協助」。一旦中國「網路主權」的概念獲得世界認可,中國對於它領土上的境外網際網路公司將有立法管理的絕對權威,不僅言論掌控,中國也將打著「反恐」的名號拿「東突厥斯坦獨立運動」祭旗。中國的反恐「網路治理」政策,恐為美國網路公司進入中國市場設立特殊法律門檻,而這特殊的門檻違反美國尊重言論自由的基本立場,此外,更甚擔心中國藉此盜取美方重要機密。

即便美方極力反對中國推動「反恐怖主義法」、「網路主權」概念,中國向來也不是省油的燈,透過輿論和宣傳系統,分化抵制美方觀點。具體例子,或許可以從「浦志強案」的審判窺探一二。

網路言論自由:有,但要服從管理、不得分裂族群。

12月22日,中國人民法院審理宣判浦志強案。一早人民法院外擠滿欲進法庭連線報導的諸多國際媒體,羈押超過18個月的中國維權律師浦志強,步入北京第二中級人民法院聆聽法官宣判。浦志強意外得到「三年徒刑、緩刑三年」的較輕判決,他在法庭上表示「服從判決不上訴」,當庭獲得釋放。

對於長期關注浦志強案的國際人權組織而言,這是中國大力打壓人權寒冬的一絲喜訊。然而,浦志強案宣判同日,中國官媒新華社發出快訊「浦志強一審公開宣判,認罪悔罪並向公眾致歉」,積極藉浦志強案宣傳他們想要的政治輿論。

新華社報導指稱,「浦志強利用網路先後8次發佈訊息,煽動民族仇恨,引發網友激烈民族對立情緒……浦志強係有影響力人士,在網路上發佈挑撥民族(漢族與維吾爾族)關係、煽動民族仇恨的內容,具有現實社會危害性」,因此浦志強獲得「煽動民族仇恨、尋釁滋事」的罪名。並且,引述庭審指出,「中國憲法賦予並保障公民享有言論自由的權利,但同時規定行使自由和權利時,不得損害國家的、社會的、集體的利益」。更指浦志強在法庭上表示,「(浦志強)願意接受法律處罰,而且從自身經歷感受到(中國)法治的進步、法律的完善及社會的進步。希望通過自身案例,明確互聯網言論的邊界」。

中國藉著浦志強的自白,宣傳中國近年「依法治國」體系的建構,強調在中國境內的行為,都必須遵守中國政府依據政策需求設立的法律,以及中國依照法律而為的治理。依據中國憲法,在中國可以有言論自由,惟獨前題是「不能傷害(漢)民族集體情緒」、「不能分裂中國人民」,不能傷害與「個人權利」並重的「集體權利」,必須尊重中國有獨特的人權觀點。

綜觀今年艾未未獲准出國,或是浦志強獲釋,他們對於中國法治改善的評論,似乎都顯示中國確實力求脫離野蠻、施行暴力的落後社會,然而,中國的立法思維掌控在黨的行政權力下,缺乏獨立司法體系,距離超然公正審判仍有大段距離。

再者,新華社藉浦志強名義指出「明確互聯網言論的邊界」的表述,呼應習近平建構「網際網路治理體系」的倡議,尤其呼應「構建良好秩序,堅持依法治網」的主張。浦志強案宣判日,僅晚於「世界互聯網大會」數天,不難看出連結上述二者的媒體宣傳手法。藉著歐美等國頭痛於應對網路安全的時刻,試圖詭辯管制言論自由和事前預防恐攻事件的關聯性,中國趁機打了個迷糊仗。

浦志強獲得輕判,當然是關心中國人權發展的一則喜訊。但是中國藉機劃出言論自由的界線、提出網際網路管制的倡議,卻不是個好的跡象,必須要謹慎聽其言,更加謹慎規劃我們自己對於網路管理的態度與政策方針。

網路安全和網路治理是當前政策研析的顯學,過往臺灣也與美國和中國各有合作經驗。舉凡美國對於智慧財產的保障,曾要求臺灣智慧財產局必須設立網路管理體系,強化施行智慧財產的稽查。另外臺灣和中國近七年來,透過「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協同調查網路犯罪也屢有佳績。

臺灣夾擊在中美兩強之間,當中國嘗試角逐建構世界網路秩序,我們需要靈巧應對中美雙方給予的要求,兩邊的要求都要呼應,兩邊的倡議也要適時保持距離,太過於傾向一方、太過於遠離一方,都對我們未必有利。如何去做,或許可以從保持對中美兩方政策企圖、手法保持關注研究做起。

(本文不代表本平台與民進黨立場)
(圖片來源:立場新聞,CC)

 

【作者介紹】

凃京威─台灣大學哲學系學士,現任台灣自由圖博學會常務理事,曾任台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專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