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馬英九總統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將在本月7日會面」,11月4日凌晨突如其來的消息,恐怕讓許多人那夜輾轉難眠。

這次馬習會或許跌破許多人的眼鏡。然而,不變的是,選在「第三地談判」似乎是馬習雙方對於會談的一向立場。至於第三地選在何處?香港?澳門?直到新加坡-這個曾是「辜汪會談」場所的國度出現在新聞,才最終拍板定案。

從台灣角度來看,馬習會是攸關台灣與中國關係發展的重要節點,然而,如果放大到亞洲、國際事務的角度來看,不免需要把馬習會的地點、時機,加上新加坡、東協、美國等國家一併來看。

上個月中,有消息指出習近平訪問英國後,將赴越南國事訪問。此行是近十年來,中國領導人首次訪問越南,對外公布的理由是「應越南國家主席張晉創邀請,赴越南國事訪問」,另「慶祝中越兩國建交70週年」,然而,訪越的箇中理由應當是協調中、越南海領土爭端,更勝於表顯的慶祝中越兩國建交。

就在中國對外宣布習近平將訪越的訊息後幾日,新加坡總統陳慶炎邀請習近平國事訪問,請習在「赴越後『順道』訪問新加坡」,表面理由是慶祝中新兩國建交25週年,並行國事訪問。

馬習會正式浮上檯面前,觀察新加坡邀約習近平訪問,或許較關注在有關南海爭議的協調工作。近年,身為東協成員國之一的新加坡漸漸取代泰國,成為中國與東協成員國的主要協調者。面對南海爭議時,新加坡多次表態,因新加坡非南海領土聲索國,所以新加坡相對具備公信力,不會在南海領土爭議上「選邊站」。並站在這個基礎上呼籲,東協諸國盡快和中國簽訂「南海行為準則」,十足為中國立場大力鋪陳。但值得注意的是,新加坡同時也表態,國際間的領土爭議應當要依國際法進行,似乎仍與美國保有隱性呼應。另又呼籲印度應當在南海問題更加積極介入,運用印度的大國優勢,為南海地區帶來和平,這樣的呼籲似乎又是無視近年中、印之間數度衝突的矛盾關係。新加坡的「小國外交」非常熟練地在大國之間穿梭,十足穩健操作國與國之間的槓桿關係。

隨著馬習會浮上檯面,此次習近平訪新「協商南海爭議」的意味似乎下降許多,反而是凸顯新加坡除了在南海爭端上能夠「使上力、使對力」,更顯示新加坡處理國際爭端能力拓展至「台海爭端」。這樣的小國外交,不只讓新加坡博取各國對於他「公正第三方」的信任,也給予新加坡在「偉人」李光耀辭世後,另一道重要國際目光聚焦的緣由,更定位新加坡未來的國際地位的可能發展方向。

值得注意的是,這次馬習會地點選在新加坡的「香格里拉飯店」。香格里拉飯店最廣為人知的就是,每年六月固定由英國國際戰略研究所和新加坡國防部亞洲安全峰會辦公室共同召開的「香格里拉對話」,堪稱亞洲首要的區域軍事安全論壇。雖然中國一再抨擊香格里拉對話具有過多的「西方色彩」,並以舉辦「香山論壇」試圖取代它,但每年仍舊派國家代表團參與該對話。綜合觀察近年新加坡在中國外交事務上的重要性,以及新加坡穿梭在亞洲大國之間的靈活運用,這次馬習會選在「香格里拉飯店」舉行,會有什麼驚人之舉,或是驚人的會後各自記者會發言?誰知道?只能說,「值予密注」。

(本文不代表本平台與民進黨立場)
(圖片來源:The Economist,CC)

 

【作者介紹】

凃京威─台灣大學哲學系學士,現任台灣自由圖博學會常務理事,曾任台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專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