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中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成立60週年,為向世界展示中國在新疆的美好統治成果,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簡稱國新辦)九月底召開記者會,發表《新疆各民族平等團結發展的歷史見證》白皮書並接受媒體提問,這是中國自2003年起,第四次發表有關新疆經濟社會發展的白皮書。

記者會中有記者向自治區黨委常委肖開提・依明提問問道,「白皮書裡專章介紹新疆尊重宗教信仰自由,但有媒體報導,新疆政府禁止少數民族穿蒙面罩袍,這是否是干涉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在新疆是否還存在干涉宗教信仰自由的情況?」

肖開提・依明回應「新疆的信仰自由保障都依據自治區頒布和修訂的《宗教事務條例》辦理,充分尊重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唯獨蒙面罩袍官方無法允許,因為蒙面罩袍不是傳統服飾,也不是穆斯林服裝,而是『極端服裝』。穿戴蒙面罩袍多半與違法行為有關,穿戴蒙面罩袍也代表民族的落後」。會後,有媒體指出,新疆自治區人大常務委員會已在今年1月審查批准《烏魯木齊市公共場所禁止穿戴蒙面罩袍的規定》。

2010年9月法國政府也通過類似上述的禁令,該條款禁止所有法國公民在公共場合(除了住所及宗教場所之外)穿戴包覆面紗及任何可以將臉面遮蔽的布料。此外,法律亦針對強迫女伴穿著布卡的男性訂定罰則,「以威脅、暴力、強制、濫用權威方式強迫他人隱藏臉面者,最高可罰一年有期徒刑及罰款一萬五千歐元」,這項政令2014年7月1日亦在歐洲人權法院獲得認可。

回想2010-2014年的激辯,法國前總統薩柯吉和他的支持者主張,「蒙面」將導致個人難以參與社會事務,蒙面者將因為無法透過外險特徵辨識身份而喪失他原有的社會地位、不被他人認識,更有家父長強迫年幼者蒙面的非自願行為,為了捍衛法國的基本價值「尊嚴與平等」,必須立法禁止於公共場所蒙面。另外,亦有該法案支持者認為,該禁令只是延續法國「政教分離」傳統的做法,唯獨當前政教分離運動由天主教廷轉為伊斯蘭教。另有一說指出,許多前法國殖民地的非裔移民移入法國後仍然保持原本信奉伊斯蘭教的信仰,然而面對近年逐漸高升的右翼排外勢力,法國該禁令其實是為了消弭直接由個人外表區分宗教信仰及族裔的歧視根源,藉此改善接近分裂對抗的社會氛圍。然而,反對的一方,比如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則對於法國這項禁令表達嚴正抗議,他們認為法國的措施是21世紀宗教自由大幅倒退的象徵。

2011年法國「禁止在公開場所蒙面」(L’interdiction de la dissimulation du visage dans l’espace public)禁令,它是基本個人自由保障和多元主義與文化多元論之間的辯論,它或許還涵蓋一些女權主張的成分在裡面,透過蒙面禁令為求解放伊斯蘭家庭女子自由選擇穿戴的權利。然而,回過頭來檢視「什麼都是政治權力對抗」的中國官場及社會,「蒙面」禁令的背後因素,恐怕無法單以法國案例加以解讀。

審視中國近年治疆政策,雖然中國搬出經濟成長數據、現代化進展等政績,更甚由國家主席習近平親令要求改善貧困地區水利及電力設施,務必在「全面建設小康社會」中拉平社會基本差異,然而,新疆社會向世界輿論反應的表現,卻不如中國宣說的樣貌……漢人比例自1949年解放前的1%飆升至今超過50%的社會,官方宣說「穩定」卻仍舊出現維族暴亂;西巡「慶祝」新疆自治區成立60週年的中央代表團,必須特別前往曾經三度發生暴恐事件的「車莎縣」安邦,且要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在此地發表宣言;新疆每年更有數百至數千名維吾爾人橫越中國,從雲南偷渡離境經由東南亞向土耳其尋求政治庇護。

隱藏在蒙面禁令背後的顧忌,不僅僅是中國治疆政策的失效,更顯示中國政府在宗教政策上的管控,對於「極端服飾」的指控就像是中國基督徒流傳的格言一般「要信教得先感謝黨」,它遠非出於彌補社會分裂,或是平衡不同價值觀的衝突,而是為中共政權整體衡量。

隨著政策著眼「依法治國」,未來對於新疆異議聲音的監控,或許更將與「恐怖主義」的名號相提並論,屆時不僅僅是蒙面的禁令,其它關乎民族特色文化的內涵,都可能成為官方的標的。中國確實意識到將新疆維吾爾族群指認為恐怖主義者的危險性(諸如近期外交部記者會刻意避開使用「恐怖主義」一詞與境外流亡維吾爾社群相提並論),然而官方願意釋放多少權力,賦予基層創造在官方全面掌控外的多元文化,或許在今日的中國仍舊無解。

從中國治疆政策、新疆暴恐衍伸至新疆難民潮的種種事件,原先都和台灣社會距離遙遠,但隨著今年七月泰國曼谷爆炸案、九月初伊斯蘭國(ISIS)綁架第一名中國裔男子,悲劇逐步發生在台灣週遭或在和台灣文化、種族具相似性的人事案例,似乎拉近台灣和新疆困境的關係。這些指向極端伊斯蘭宗教信仰及組織犯行背後的成員與故事,不僅是中美兩大強權簡化而論的「恐怖主義」,他們乘載的點滴,恐怕還有境內外維吾爾族群在中國、漢化、西方、現代化夾擊之間的無所適從。

(本文不代表本平台與民進黨立場)
(圖片來源:看中國,CC)

 

【作者介紹】

凃京威─台灣大學哲學系學士,現任台灣自由圖博學會常務理事,曾任台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專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