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底,中共中央召開西藏工作會議,這是文革後中國第六度召開西藏工作座談會。綜觀過去西藏會議的歷史,中共往往在象徵政策變革的「重要時點」召開,藉以由上而下宣佈相關工作的改革要點。過去五次會議,分別強調加強中國共產黨於西藏的政黨建設工作、投注國家資源發展經濟、經濟跨越式發展等焦點,此時再次召開會議,代表中國將對西藏工作將有新的規劃和調整。

「和談」或「維穩」?

這次會議的國際熱點,聚焦在習近平未來如何和達賴喇嘛、西藏流亡政府交涉,如何解決西藏問題?外傳習近平的母親是佛教徒,亦傳習父—習仲勳熟識「少數民族」工作,早年更與達賴喇嘛、班禪喇嘛私交甚好,所以評論不乏認為習近平可能在任內有突破性作為,重新開展自2009年停止後首度與西藏流亡政府和談的工作。

然而,習近平這次會議,第一句話即談「治國必治邊,治邊先穩藏」作為核心思維,開門見山打破外界所有對於雙方和談的期盼。「穩藏」二字定調習政權未來面對西藏問題的核心思維。

這次會議重提「黨建」工作及堅定黨中央在西藏工作的重要性,要求任職自治區及4省藏區的幹部必須與中央「思維一致」,此外,習近平更在會議談話中首次使用「達賴集團」四字,提出堅決反分裂、堅決對達賴集團的鬥爭,這是歷任國家主席未曾在此會議使用過的明確指涉。未來西藏的局勢,恐怕難以如期政治「深化改革」,反之將步入更加威權及高壓統治的處境。

處理西藏問題的思維

曾有中國東北來台研究民族學的研究學者談起他對中共未來處理西藏的猜測,他認為西藏流亡社群雖然近年貫徹民主改選,政治權力全面移轉給司政(內閣總理),然而對於海內外藏人具有實質影響力的人,依舊是達賴喇嘛。中共對外政策一向看重的是「誰有代表性」,誰能說服社群內最多的人,就是中共要對談的對象。他認為達賴喇嘛年事已高,並且對於轉世問題一直給中共「找麻煩」,黨中央大概「以拖待變」處理西藏問題,等達賴喇嘛過世,境內外西藏社群恐難產出如十四世達賴喇嘛一般能統攝各方族群的政治及宗教領袖,當西藏人民群龍無首時,中共更好處理西藏問題。另一方面,因為達賴喇嘛的和平路線遏止西藏境內產生暴力事件,一旦沒人再有能力嚇阻暴力發生,那時中共就能採取對新疆的策略——「反恐」一併處理西藏問題。

十年內,西藏問題恐怕仍舊難解。

這次會議,習近平「在高原上工作,最稀缺的是氧氣,最寶貴的是精神」一席話,除顯示中共在西藏黨建的重要性,更深化任職西藏工作的中共幹部在中共黨內的重要性。習近平任內已經調職許多曾在西藏長期工作的中共幹部,不乏調至黨中央、中國東岸的重要工作位置,諸如現任中央宣傳部副部長崔玉英、中央紀委副書記楊曉渡、上海市委常委兼宣傳部部長董雲虎。上升西藏工作在黨職中的地位,未來中共對西藏的箝制,只有更加緊縮,沒有放鬆的空間。

今年十月,西藏流亡社群將舉行「二合一」改選總理及議會,從六月登記至今已有五位總理擬參選人,其中包含長期主張西藏獨立路線的前政治犯。中國近期對於西藏政治、宗教、自由權利的持續打壓,是否會在藏人社群裡興起達賴喇嘛「中間道路」無效的聲浪及反彈,進而影響西藏主線輿論從維持二十餘年的「中間道路」及不尋求獨立,轉向全面支持獨立及主張獨立的政治代理人,值得繼續觀察。

回到台灣,我們的蒙藏委員會如何看待近期中國的治藏政策呢?立法院裡躺著的政府組織法修法案,未來蒙藏委員會併入陸委會蒙族事務處及藏族事務處,真的是蒙藏委員會組織裁撤後的最佳處理方案?我們,尤其是未來的執政黨,面對中國及西藏流亡政府,我們要採取什麼策略,我們要如何和國際聲浪站在同一陣線?其背後的思量,期盼能在執政預備中獲得縝密考量。

(本文不代表本平台與民進黨立場)
(圖片來源:AsiaNews.it,CC)

 

【作者介紹】

凃京威─台灣大學哲學系學士,現任台灣自由圖博學會常務理事,曾任台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專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