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習會確定舉行的消息雖然突然,但事前國共高層與兩岸官員的居中穿針引線,早已透露出蛛絲馬跡。事實上,馬習會能夠順利舉行,相當程度是在中國當局同意下才得以成形的產物。也就是說,馬習會雖然讓台灣得以受到國際重視,但也向國際社會傳達一個很重要的訊息——台灣必須在中國的同意下,才能獲得國際能見度與國際地位。

台灣的國際地位與能見度

中國國台辦主任張志軍在馬習會後的記者會上曾表示:「對於台灣的國際參與空間,只要不強調一中一台,中方就能想辦法做出合情合理的安排。」意思是台灣只要不去主張「一中一台」,或是還站在中華民國的立場宣稱擁有「大陸地區」,中國與台灣的問題就是「一個中國」原則之下的「內政問題」,不僅外國沒有立場干預,甚至連台灣人民本身都無權透過獨立公投來決定台灣前途。

因此,馬習會的確使得台灣躍上國際版面,但卻將「九二共識,一中原則」定錨,反而可能斷送了台灣真正走向國際的機會。台灣的國際參與,未來是否會循「馬習會模式」必須要中國同意才能成行,可以再加以觀察。但另外一方面,這是我們唯一需要擔心的問題嗎?或是,馬習會真的是影響國際輿論唯一的政治事件嗎?

國際社會對台灣輿論的轉變

自從馬英九總統於2008年上任後,台灣對中國的經濟依存度不斷增加,甚至在台灣社會民意未整合的情況下,嘗試強行推動服貿與貨貿等ECFA架構下的後續協議。如此武斷而不顧民意的作法,自然造成民意的反彈,不僅導致318運動的產生,也使得最近幾次的台灣民眾認同調查也都顯示「台灣人自我認同」及「支持獨立」的比例達到了歷史新高。政府作為與民意差距逐漸擴大,台灣似乎呈現出「反中」的社會氛圍,而國民黨對於統獨議題也因此不再具有優勢,甚至成為了包袱。但是,國際媒體與輿論真的是這樣子看待嗎?

台灣相較於中國,除了擁有更為自由與開放的社會之外,還有著民主政治的選舉,透過這樣的政治制度,能夠讓台灣人民以一個政治共同體順暢表達民意。也因此,中華民國的總統與國會大選,往往就是國際社會與輿論觀察台灣人民政治意向最佳的指標。所以,當台灣連續兩次於2008年與2012年在總統和國會都選出了代表親中與統一與的國民黨時,國際輿論早就認為台灣人對於兩岸跟統獨議題的主流民意是偏向親中與統一,這才是我們早應該憂心的,而馬習會對於國際輿論的影響力可能只是加強國際社會對此的印象。

台灣人,你還可以做什麼?

馬政府這幾年的各項民生政策與經濟數據的表現大多不如預期,加上國民黨的兩岸政策又悖離民意,在統獨議題上空喊口號不再有效。國民黨面對2016的大選,岌岌可危。

在如此的政治環境下,馬習會無疑對大選創造了新的變數,並且試圖將選舉主軸再次拉回兩岸政策與中國議題上。英國媒體《BBC》提到,這次的會面可能是想告訴台灣選民,中國對國民黨還是比對民進黨來得友善;而日本《朝日新聞》也認為馬習會是為了牽制民進黨獲得政權。國際媒體的此番言論,對於馬習會對於大選的意圖做下了註解,但卻難以真正預測馬習會對大選的影響,原因是台灣多數民眾早已不再信任國民黨,則可能是馬習會對大選實質影響力減弱的重要因素。

總統代表國家元首,肩負外交的功能,在國際社會上的一舉一動備受矚目,馬習會目前只是強化台灣與國際社會對於國民黨親中與支持統一立場的強化。然而,民主選舉的結果才是能真正反映人民心聲與意向的方式,也才能一舉扭轉國際輿論。如果台灣人繼續在明年中央層級的總統與國會大選中徹底讓親中與促統的國民黨及泛藍勢力落敗,才是我們真正向國際社會表達台灣民意對統獨態度的最強力之證明。

(本文不代表本平台與民進黨立場)
(圖片來源:臺左維新,CC)

 

【作者介紹】
臺左維新—臺左維新的目標是致力於推廣台獨理念。我們相信追求獨立必定可以作為一種左翼價值來實現,亦即解決當前體制肇因於政權外來性與不合理性所帶來的 種種分配不正義、文化壓迫與在地視野之極端匱乏。因此,我們透過年輕化的設計與行銷能力來宣傳轉型正義與去殖民化對台灣的重要性,並藉此加深台灣人對於台 灣獨立建國理念的認同與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