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中國國民黨黨籍的副總統擬參選人王如玄有關於購買軍宅的相關爭議不斷,但至今檯面上有關的爭議點在王如玄是否有不當取得軍宅與不當得利上打轉,然而相較於個人的行為是否有不當之處,我們實在應該更關心軍宅這個極為特殊的利益分配制度。

了解這個利益分配制度之前,我們要先知道什麼是「軍宅」?

我們所說的軍宅,指的是依據《國軍老舊眷村改建條例》所改建的房舍。根據其第1條:「為加速更新國軍老舊眷村,提高土地使用經濟效益,興建住宅照顧原眷戶、中低收入戶及志願役現役軍(士)官、兵,保存眷村文化,協助地方政府取得公共設施用地,並改善都市景觀,特制定本條例;本條例未規定者,適用其他有關法律之規定。」所以,軍宅是一個「利用政府的力量把屬於原眷戶的舊房舍更新」,讓原眷戶能夠移居新房的條例,同時提供原眷戶一定程度的補助。

根據第20條的內容,眷村改建計劃中會撥付補助額給原眷戶,這個額度跟公告土地現值、原眷戶數、住宅興建成本及配售坪型有關,而如果原眷戶分配到的額度超過它所獲得的新房舍之房屋總價,則他等於是免費得到一間由政府出錢出力更新的房,就算額度未超過房屋總價,原眷戶自行負擔的比例也是遠低於市價行情,所以這條例對於原眷戶的照顧可以說是非常優厚。

這種政策是在照顧弱勢嗎?

這個條例是一個有公平精神的照顧弱勢之法案嗎?根據條例,受益者是「原眷戶、中低收入戶及志願役現役軍(士)官、兵」;而原眷戶簡單來說就是老舊眷村的住戶。

但仔細分析就會發現此法案是先幫特定族群的人,不論其是否在客觀條件上屬於弱勢者,皆一併提供優渥的補助換新房,接著才把部分空間提供給中低收入戶作為點綴;而並非是先興建公共住宅,然後再提供給全體國民中有需要的弱勢。

因此,它不是一種具有「公平性」的助弱勢法案,甚至還劃分了族群埋下衝突因子。因為這是變相拿著屬於全體國民的資源來建設,去照顧屬於特定族群的人。做為一個公共建設來說,這樣對全體國民自然是絕對不公平的,而不公平的制度,正是衝突的來源。

對全民的掠奪!

根據2005年的中央政府國軍老舊眷村改建特別決算報告指出,用於老舊眷村改建的總歲出為五千一百六十六億一千九百萬餘元,這可是一筆驚人的數字。雖然有改建基金等的歲入,然而這數字的大小就代表政府投注多少努力──不能只論金錢的收支,也要考慮時間、物力、人力等資源的消耗。同時,這是會有排擠性的,因為政府的效能並不是無限大,所以當你投注的相當五千億的資源在某個建設上,自然是排擠到其他建設。

所以今天最大問題在於,政府投注了大量的資源在一個只照顧少數人又不具有永續性(因為它只是配送房舍、不是一個全盤性的社會規劃)的政策上,整體而言對國家社會的永續發展的傷害是很大的。該條例的第五條還提及:「原眷戶死亡者,由配偶優先承受其權益;原眷戶與配偶均死亡者,由其子女承受其權益,餘均不得承受其權益。」這也等同告訴少數人說只要他的親人擁有某種特定身分,那他無論是否需要都可以得到政府提供的優厚保障。這完全是一種塑造特權階級加深族群衝突的政策,也是一種對全民的「掠奪」,因為政府建設的果實竟不是公平的給全民享有。

我們追求通往真正的公平與助弱勢

《國軍老舊眷村改建條例》因為只選擇原眷戶的房舍改建翻新,是一種不公;同時對於原眷戶不論其個別狀況皆提供優厚補助,又是一種不義。又由於它耗用了龐大的政府資源進行了不公不義的建設,甚至還有助於鞏固既得利益,所以它對全民來說更是一種赤裸的剝削,甚至可以說是「欺弱勢」,導致本來可以拿來照顧更多不被看見的弱勢,或是用以改善社會的資源就這樣被排擠了。就算開放給中低收入戶也僅是擦脂抹粉,因為它實實在在地耗用原本屬於全民的資源,同時把穩定的照顧獨厚給特定族群,而並非是讓全民都擁有一樣可以享有的機會。

當今台灣社會發展的許多問題與衝突,多肇因於過去的錯誤政策。然而我們似乎鮮少看到有相關的政黨或團體對此進行量化的研究、分析與批判,甚是可惜。明年2016的大選,新的執政者能否跳脫過去在台灣紮根數十年的意識形態而真正認知到全民應該平等的享有政府的照顧?是否能夠提出通盤的解析與適當的解方來處理這類不公不義的利益分配呢?這是我們要不停追問的問題。

(本文不代表本平台與民進黨立場)
(圖片來源:自由時報,CC)

 

【作者介紹】
臺左維新—臺左維新的目標是致力於推廣台獨理念。我們相信追求獨立必定可以作為一種左翼價值來實現,亦即解決當前體制肇因於政權外來性與不合理性所帶來的 種種分配不正義、文化壓迫與在地視野之極端匱乏。因此,我們透過年輕化的設計與行銷能力來宣傳轉型正義與去殖民化對台灣的重要性,並藉此加深台灣人對於台 灣獨立建國理念的認同與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