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當今局勢,外有中國併吞的危機,內有黨國殖民遺緒未除。國民黨馬英九政府這七年來,可說是多事之秋。

馬英九的各種對中國開放交通管道與簽訂各項協議,強化了對中國的經濟依賴,而且這個依賴又因為越來越多的往來而更顯緊密。這樣的依賴將使得台灣更受制於中國,從而為中國併吞台灣大開便利之門,讓中國擁有越來越多籌碼能夠約束台灣。而對於台灣內部的黨國殖民,在2008年馬英九上任後,對此是不遺餘力。所謂黨國殖民,即是透過建立一種外來的、與在地互斥的國家意識形態,然後再結合體制的構築來塑造一種透過利益分配使少數服膺/歸順於這種意識型態者才能獲得權與利的保障的「特權」結構。

黨國殖民最直接的例子就是透過加強中國化的國民教育──這在馬英九上任後即開始實施──來做為黨國意識形態的開端,然後輔以利益分配,例如拿兩億給「夢想家」用來「慶祝建國」來強化黨國神話。又或是撥列大筆款項紀念「抗日戰爭」,如此又進一步排除台灣本土的多元記憶。這種宣告「你只有依順外來的黨國、捨棄自身的認同與記憶」才能夠取得權與利的手段,是一種黨國殖民。而且這個利益分配體制業已經內化至幽微、不令人覺得意識形態明顯之處。例如承襲了政權外來的歷史因素之退輔會,或是比例極不合理的退撫支出,這些都是結合了「外來的、與在地互斥的國家意識形態」的不公平利益分配、都是黨國殖民的一環,而馬英九也沒放過強化他們,例如發給退休人員年終慰問金即是一種。

這樣的黨國殖民,自然也是形塑一種台灣人與中國人不可分割的意識形態,當然也有利於中國併吞,甚至透過不合理的利益分配,也有拖累台灣自身經濟發展,也間接促使無法抗拒對中國依賴的因素。面對積重難返的今天,台灣人還是有選擇的機會,但,怎樣的選擇才是我們所需要的呢?這除了考量現實狀況之外,更應該秉持一個核心價值,那就是從本土出發,也就是如標題所說的,與本土結合的民主與進步。

台灣是一個海島,擁有獨特、有別於中國這種大陸型國家的歷史累積。也因為是個小島,沒有天然資源,又位於世界重要的地理位置,所以從這一點出發,就可以知道,一個能夠永續的、能夠在國際舞台上充滿競爭的經營模式才是台灣所需要的。這就是為什麼檢討與調整政府支出有其必要性。我們必須要把資源用在對的地方,考量點是要以增強國際競爭能力與永續的社會建構為優先,所以不合理的退撫支出自然得調整,進而用作教育、全民公平的福利體系,讓每個國民都可以獲得保障而不至於被剝削。這也是為什麼退撫改革一定是當前台灣的重要議題。

或許有人會認為,我們應該增加稅收。但其實這對於台灣的體制只有治標的作用。好比一輛漏油的車,你增大他的油箱,他還是漏油。先從調整支出著手就是先解決漏油的問題。油不漏了,車自然就開得遠,台灣能夠把資源優先用在對的地方──例如教育、醫療建設、公平的社會安全網,甚至還有產業升級:逐漸脫離過去高汙染的加工製造,升級成創新與研發為導向的產業──離永續經營自然就更進一步。而這樣的思維,當然都是從本土出發的思維才會得到的結果。

2008年國民黨的反撲而造成黨國殖民之害加重與加速台灣受中國併吞的危機。縱使過去二十餘年有一波波「本土化」、「台灣化」的浪潮,然而都僅在淺層的意識上起發酵作用,也就是有越來越多的人認為自己是「台灣人」。然而外來的中華民國的意識形態早已透過70餘年的體制建立滲入每個台灣人,同時又推動這部體制機器相生運作、持續剝削。在這個「中華民國是我的國家,它的名字叫做台灣」逐漸變成最大政治共識的今天,我們必須記得從本土出發的思維與對症下藥的相應政策才是藥方,而有志取代國民黨執政的政黨,你,知道嗎?

(本文不代表本平台與民進黨立場)
(圖片來源:誠品站,CC)

 

【作者介紹】
臺左維新—臺左維新的目標是致力於推廣台獨理念。我們相信追求獨立必定可以作為一種左翼價值來實現,亦即解決當前體制肇因於政權外來性與不合理性所帶來的 種種分配不正義、文化壓迫與在地視野之極端匱乏。因此,我們透過年輕化的設計與行銷能力來宣傳轉型正義與去殖民化對台灣的重要性,並藉此加深台灣人對於台 灣獨立建國理念的認同與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