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捷運(下稱北捷)自從1996年開始營運至今,一共開設了117站,綿延130多公里,年載客量達六億七千多萬(2014年)之譜,為台北市及新北市的重要公共交通工具,這樣一個重要的公共交通工具,對於當地社區或這兩個城市來說的意義是什麼?

117站,每站都有它的故事?

一個地方或設施的名字,是它給人的一個重要印象,對於初到此地的人來說,他或許會思索這個名字背後的意涵,對於未到此地的人來說,他或許會藉由名字想像當地的風貌;在大清時期,台灣許多地方都以當地地貌來命名,或者是當地特色或聚落,例如三張犁、公館,到了日治時期,開始有以人物來命名,例如樺山町、兒玉町,至此為止,除了少數地名是源自於殖民母國外,例如松山、關西,大多保留固有的文化或特色,直至中華民國時代,開始大量將路名以殖民母國的地名命名,例如南京東西路、金華路等等族繁不及備載,並且加入大量識別度不佳的中山路、中正路,此等與當地風情無關的名稱。

這些地名或許可以託詞當時的時空背景,在中華民國政府無心治理台灣,一心只想「反攻大陸」(近日國民黨總統參選人洪秀柱表示這是個很好笑的概念)的情形下,當然不可能將心思花在文化建設上,但是,北捷是在解嚴且終止動員戡亂後所營運,它對於站名又花了多少心思?

在比較了香港、東京、上海、北京、首爾等地的地鐵站名後,我們可以發現北捷有一些「特立獨行」的命名,例如以交叉路口、大樓、中小學、政治紀念建築來命名,除了政治紀念建築(孫文紀念館、石岡一郎紀念堂)外,北捷在命名上可以說是十分隨性,以大橋頭站來說,原先北捷將該站名取為大橋國小站,當地居民十分不能接受,認為大橋頭是當地傳統的地名,怎麼會捨棄不用?經過當地里長與議員的抗議,北捷始將該站命名為大橋頭站。

綜觀北捷對於個別車站經營,其實是十分貧乏的,以府中站為例,其命名是來自於附近的府中路,然而所謂「府」指的是台北縣政府,現已搬遷至新板橋車站的新大樓,改制為新北市政府,就北捷的命名原則而言,其實已經屬於辨識性不足而須改名的程度,當地居民亦曾經向北捷爭取改為林家花園站,最後折衷以加註的方式處理,並承諾在車站中設立相關文化介紹,但最後僅止於一面牆的範圍;相較之下,高雄捷運對於車站經營則是相對豐富,以美麗島站為例,其命名是來自於1979年的美麗島事件,基於紀念此一事件而為的車站營造有象徵包容的光之穹頂及象徵祈禱的玻璃帷幕入口,曾被外國媒體多次評選為最美地鐵站,也是外地遊客必定造訪的景點。

台灣歷史的塊寶-華山

近日,善導寺站一帶之當地文史工作團體-「華山人風雲」發起善導寺站捷運站更名行動,希望藉由善導寺站更名為華山站來喚醒台灣人對於華山的歷史記憶,並且更加深入瞭解華山當地在台灣近代史上的意義,該團體負責人張揚在當地推動文史工作已有十多年之久,針對當地文化進行了上百場的深度導覽,令人驚訝的是有許多日本遊客參加,瞭解之後發現,原來他們大多是當年從「樺山驛站」出發被送上「引揚船」的灣生,在導覽結束後,灣生們大多難忍情緒地放聲大哭,因為他們終於回到了被大時代所硬生切斷的「故鄉」。

相對於如此豐厚的文化背景,善導寺雖然是日治時代淨土宗所設立的寺廟,但在終戰後由的經營,漸漸的與淨土宗或是在地文化脫節,原本日式木造建物也於1990年代文資審議前火速拆除改建為現在鋼筋水泥建築,在文化意涵與地方社區營造自然不如「華山」來得有價值。因此就整體社區營造的角度,更名為華山站毋寧是最佳選擇,也有助於車站本身行銷。

社區營造與公共參與

誠如先前所提到,名字對於一個地方而言是十分重要的印象,更可說是一個地方的名片,終戰之後,台灣許多地方被強加上了與當地文化風情無關的名字,在過去威權時代,人民受到諸多來自於政府的壓迫,對於與生活無關的地名,自然是相對無感,時至今日,中華民國的政府機關依舊承襲過往不尊重當地文化風情的習慣,在許多公共事務上不曾給予相關人民參與的機會,這也是為何台灣一直無法創造真正的「文創」,實在是肇因於對自身文化的漠視與人格上不獨立所造成,後果就是台灣大多數的社區、聚落難有屬於自己的特色。

為了矯正此一惡習,我們呼籲主政者與掌握政治權力的團體,能夠從協助社區由捷運站更名行動開始,逐步營造屬於自己的文化風情特色,最終能建立出真正的台灣文化,在世界文明中佔有一席之地。

(本文不代表本平台與民進黨立場)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CC)

 

【作者介紹】
臺左維新—臺左維新的目標是致力於推廣台獨理念。我們相信追求獨立必定可以作為一種左翼價值來實現,亦即解決當前體制肇因於政權外來性與不合理性所帶來的 種種分配不正義、文化壓迫與在地視野之極端匱乏。因此,我們透過年輕化的設計與行銷能力來宣傳轉型正義與去殖民化對台灣的重要性,並藉此加深台灣人對於台 灣獨立建國理念的認同與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