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年度的預算近日在媒體曝光,綜觀各官員的出國考察費,排名前茅而次數居冠的官員為現任僑委會委員長的陳士魁,一年高達三百萬之譜。想必許多民眾應該相當不高興,連僑委會主要功能是什麼還都不清楚之時,就要任由自己的納稅錢去補貼如此抽離民眾一般生活的政府機關;而更令人費解的是,這些機關每年還會耗費大筆公帑,去做連官員自己都報告不清楚的出國考察。到底,僑委會存在的目的是什麼?又是什麼樣業務需要耗費那麼大一筆的預算呢?

 

僑委會在做什麼?

僑委會早在1926年成立,工作在推廣僑務,而「僑教為僑務之本」,也就是說,僑委會的工作內容即是藉由推廣海外華語文教育,來達到傳揚中華文化的功效,如果這是現今的功能,那麼過去的僑委會又做了什麼呢?
僑教政策-國民黨政府上演的大型政治劇
國民黨政府在國共內戰後撤守台灣,原本美國已打算坐視台灣被中共併吞的危機,但韓戰救了中華民國,使美國對台灣的政策從消極漸趨積極,進而派遣第七艦隊協防台灣。然而蔣介石壯志未酬,仍抱著反攻大陸的想法,不僅「反共復國」的口號喊得漫天乍響,同時也立刻恢復僑生來台升學的管道,目的即在於拉攏僑胞及海外「華人」(註1),來維持那隨著偏安一隅,而逐漸削弱的中華正統性。

 

當時的僑生,不過是一批批中華民國政策下培養的反共尖兵

《華僑教育發展史》一書的作者郁漢良,直接在書中表明華僑教育的功能之一就是在「厚植光復大陸的實力」,僑生淪為中華民國政權維持正統的工具。當時海外華裔學生只要是以僑生的身分來台就讀,一律被編制到中華民國教育的體制內進行「再中國化」的同化過程,除了軍訓教育以外,更需要唱國歌、國旗歌、國父紀念歌及總統蔣公紀念歌等,這些僑生被迫接受這些政治符碼,使之學成歸國,仍不忘中華正統在台灣,達到蔣介石所欲宣揚之目的。

 

你知道,中華民國認定的僑生,是完全沒有中華民國國籍的外國人嗎?

根據當時的國籍法(1929年制定,1949年來台後沿用)規定,只要符合下列任一條件者,皆為中華民國國民:
一. 生而父為中國人者;
二. 生於父死後而父死時為中國人者;
三. 母為中國人而父無可考或無國籍者;
四. 生於中國地,父母均無可考或均無國籍者。

也就是說,不管外籍「華人」居住海外多少代的事實、不管是否曾經到過中華民國,憑藉血統的認定方式,都一律被視為中華民國國民。雖然現今業已對此泛血統主義的國籍法做出修正,將不具中華民國國籍的外籍「華人」排除在中華民國國民之外,但僑委會對僑生的身分仍抱持的過去血統主義的認定方式:「僑生的定義:係指在海外出生連續居留迄今或最近連續居留海外6年以上,並取得當地永久或長期居留證件之華裔學生。」而只要是僑生,就和中華民國國民享有相同、受憲法保障的受教權,這種將所有「華人」一網打盡的教育政策,實然殘存若干大中國思想的遺緒。

 

將僑生回歸外籍生身分,正視他們國族的不同

中華民國的僑生政策實行已久,而現今必須正視台灣人對未來的國族想像來適當調整僑生政策。我們是否要維持中華民國所建構以種族民族主義為概念,將所有華人皆視為「中華民國」的國民呢?這種建構方式,是由於經過幾代居住於東南亞其他國家的「華人」,早已藉由通婚等形式融入當地社會,是否仍是想像中血緣上所謂的「華人」,實是猶未可知。此外,台灣也持續接受許多外來移民,在社會成員的組成與發展產生了莫大的影響,左右未來台灣的族群構成。實際上,自古以來台灣就是移民社會,過去透過先輩們篳路藍縷而產生現在台灣的景況,然而現代社會反而對移民關上心中的大門,無論他們是否居住台灣已久,早已全然認同台灣,多數的我們仍因為膚色、口音的不同而將他們視為他者,並非以移民社會為主體的公民胸懷。
對於台灣的國族想像,我們應該擺脫過去以血緣為疆界的劃分,未來的台灣必須接納更多元的族群組成,而非憑藉著膚色去判定我者與他者之分。以往這種以血緣為中心號召的國家組成,就讓它與中華民國一同隨著歷史的洪流所湮沒吧!

 

 

註1:華人一詞的出現是近代中國國家才有的稱呼,過去皆稱漢人。然而華人與漢人又隱含著夷夏之辨的概念,將非我族類的人排除在國族想像之外。

(本文不代表本平台與民進黨立場)
(圖片來源:ISC OIE,CC)

【作者介紹】
臺左維新—臺左維新的目標是致力於推廣台獨理念。我們相信追求獨立必定可以作為一種左翼價值來實現,亦即解決當前體制肇因於政權外來性與不合理性所帶來的種種分配不正義、文化壓迫與在地視野之極端匱乏。因此,我們透過年輕化的設計與行銷能力來宣傳轉型正義與去殖民化對台灣的重要性,並藉此加深台灣人對於台灣獨立建國理念的認同與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