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耀過世了,亞洲的一代強人身後終究只得一坏土,在世時強大的權力掌控,逝世後能再握住什麼?很明顯的,李光耀的亞洲價值連在自己的城市裡都不一定能留下,否則他的兒子,現任總理李顯龍的政府,不會馬上將新加坡唯一合法的示威遊行場所芳林公園(Hong Lim Park)關閉。

這是新加坡,一個強人身故後,未來如何不可知的國家。威權會不會隨著強人離開?自由民主會不會跟著到來?有待觀察,但是一股伏流似乎在隱隱流動著。

但是台灣社會比較喜歡平靜無波的水面。李光耀死後,台灣社會的歌功頌德撲天蓋地而來,這種情況其來有自,新加坡一向是台灣人最喜愛移民前往的國家,而政治人物也經常表示向新加坡學習看齊,剛選上台北市長的柯文哲競選期間就表示要讓台北市「八年超越新加坡」。

根據 Yahoo!奇摩的一份線上民調(http://tinyw.in/3wfc),台灣人對李光耀在新加坡推動的各種政策中,最希望也拿來台灣實施的第一名,就是鞭刑(嚴刑峻法)。台灣人喜愛新加坡的安定、繁榮,這些本是人之常情,所謂「危邦不入,亂邦不居」。不過如果我們看歷史發展,威權封建政權終究必滅的經驗,那麼台灣人對新加坡的欽羨顯然是太過膚淺。

李光耀的亞洲價值,其實就是家父長的父權價值。在這樣的價值統治下,新加坡沒有言論自由、人權觀念,整個國家都是李家的企業,透過李家控制的淡馬錫控股公司掌控了包括媒體、電信、交通、銀行、電力、飯店等幾乎所有新加坡最重要、營業額最大的企業。這些企業造就了新加坡的經濟發展,但同時也透過對這些社會運作關鍵的掌控,李光耀家族實際上控制了整個新加坡,說新加坡是李氏家族的企業並不為過。

於是我們可以理解,為什麼李光耀可以說「亞洲價值」,認為普世人權與民主概念只是「西方價值」。為什麼李光耀可以認為國家利益高於個人利益,只要經濟蓬勃、社會穩定,犧牲言論自由不是問題。 因為對他來說,新加坡這個所謂的「國家」,只不過是他家族經營的「公司」而已。每個新加坡國民,都是新加坡這家公司的員工,為了賺取餬口的薪水好過生活,犧牲一點生活小確幸(如嚼口香糖、隨手塗鴉)又何妨?

台灣人看到的是新加坡人表面上的光鮮亮麗,但是沒看到在那光鮮背後的犧牲,不只是不能嚼口香糖、不能隨手塗鴉而已。因為家父長式的統治,李光耀的新加坡政府可以指導人民怎麼想、怎麼做,許多新加坡人一生都在恐懼當中生活著,「聽話」是他們的內建機制,「李光耀讓我們膽小到就算快死了還怕被罰」(http://tinyw.in/xqPr)。 新加坡人為了經濟發展跟社會安定所犧牲的,不只是小如嚼口香糖的小確幸,而是大如言論自由、自主意識等,作為人的存在價值。

台灣人真的要這種政府嗎?我很懷疑,但我想台灣人可能沒想這麼多。馬政府執政這幾年來,食安問題不斷,但刑不上「統一」;政府貪汙不斷,但刑不上「中國(國民黨)」,這些幾乎是全民的共識了,換句話說,就算台灣有了嚴刑峻法,這些為惡多端的人,我們也知道不會受到懲罰,嚴刑峻法只會作用到我們這些一般人身上。而如果我們已經反對企業(統一、遠東、鴻海等)掌控政府,我們當然不能再認同向新加坡一樣,由統治者家族企業掌控國家。這才是看向新加坡時,我們應該要看到的現實。

如果我們知道沒有一家永遠存在的公司,那麼我們就知道新加坡的社會安定跟經濟繁榮,將會是一時。如果我們知道國家經營要達到安定跟繁榮,也不只有威權封建一種模式,那我們就不會對民主失去信心。不要去想著怎麼超越新加坡,台灣人應該要把眼光放回到這塊土地,看看這裡的人、事、物,真正的認真思考屬於台灣的問題,摒棄華而不實的封建亞洲價值,擁抱民主自由的普世價值,才是台灣能夠永續發展的道理。

 

(本文不代表本平台與民進黨立場)
(圖片來源:Choo Yut Shing,CC )

 

【作者介紹】
KT Lee—觀察者,使用工具:相機、鍵盤,以及腦袋。